首页  中心简介  心理咨询  心理百科  心理卫生  学习心理  趣味心理  生涯规划  心理测评  心理美文  咨询案例  心理学家 留言
 

女性历史地位嬗变的神话学分析

出处:本站 发布时间:2017/3/30 13:43:15 点击:973  

女性历史地位嬗变的神话学分析

文章来源:女性历史地位嬗变的神话学分析(节选) 文章作者:叶晗

神话中创世者从女神到男神的演变、女神形象从创世大神到生殖神的改变、洪水的故事以及在“文化起源神话”中男神独占文化英雄形象的现象都折射了原始社会世系更替之时女性地位所发生的重大历史性变迁。



  创世神话中男神对女神的取而代之



  由于母权制建立的基础在于“民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蒙昧时代女性藉其生理特性在生育领域所获得的绝对权威,因此,在生命繁衍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神秘性的原始时期,父权制得以建立的前提也必然要基于对其生育能力的肯定。新几内亚东海岸特罗布里恩德群岛上原始母系部落的调查报告表明母系制的建立与女性在物质生产中的作用并没有什么联系,岛上的男性承担了一切繁重的、重要的工作,包括对孩子的抚养和教育,但由于被认为与孩子的出生毫无关系,始终是亲族中的“陌生人”,父系制的建立更是毫无可能。女性生殖崇拜之后兴起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热烈的男根崇拜是男性对自身创造生命能力的弘扬,也可谓是母系制向父系制过渡的序曲。正因为创世权、创生权对于男女先民而言具有决定自身地位和部族世系的极端重要性,历史上才会有“产翁制”、“不落夫家”、“审新娘”、“舅权”等种种围绕着“种姓”血统之争的民俗的产生。充满着血雨腥风的男神创世神话和洪水的故事正是世系更替之时两性间惊心动魄的斗争的反映。



  1.充满斗争的男神创世神话



  屈原在《天问》中针对鲧禹神话提问:“伯鲧腹禹,夫何以变化?”较符合历史的解释应该是:鲧原为女性,禹为鲧生,不知其父,但后来禹被尊为夏朝先祖,处于父系制取代母系制之时,不知其父无法排定世系,于是鲧由女性变为男性。显然,创世神话在进入父系社会后被修订了。纵观神话史,创世神话大体经历了世界由女神独立创生、世界由女神和男神结合而创生、世界由一男神独立创造这样一个演变过程。这一过程是女神从创造生命的主角变为配角乃至失去了其天赋权利的过程。在古老的苏美尔人的创世神话中,海之神女神Nammu独立生下了天空、大地及其万物,但在巴比伦时代,Nammu变成Tiamat,只代表“咸水之海”,她和“甜水之海”Apsu一起生下了诸神。中国神话中后起的男神盘古取代女娲独占了创世之功,甚至出现了男性生殖神张仙。曾是原始宗教崇拜对象、创生万物的女性在《圣经》中更是沦落为只能用男性的“一条肋骨”造就。



  然而,通过对男神创世神话的仔细考察,我们发现男神取代女神占领创世之神圣领域的历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值得注意的是在巴比伦的创世神话中非常详尽、生动地描述了Tiamat作为诸神的母亲如何怀着仇恨全力以赴地反对自己的儿子,败于其孙子Marduk之手之后尸体被肢解的惨烈的斗争过程,获胜的Marduk成为巴比伦的主神,重新创设了天地万物和人类。在埃及的创世神话中创世者拉受到了女神伊西斯的挑战。在希腊神话中地母该亚策划了对天,也即她的儿子们的父亲的反叛,天战败,其生殖器被割。



  2.洪水神话故事的实质:男神再造人



  神话的另一大主题是救世。洪水神话是救世主题的重要内容。在世界几大神系中都存在有着极其惊人相似性的洪水故事。希腊神话中皮拉和丢卡利翁的故事、希伯来神话中挪亚方舟的故事世人皆知。中国各民族也有众多的洪水神话:洪水滔天之中,兄妹俩躲入葫芦或牛皮囊、木箱中逃难,洪水退后,天神授意兄妹成婚,繁衍人类。婚后或生有众多的小孩,或生了怪胎、肉囊,兄发怒,剁碎后成为无数的人,或生葫芦,从葫芦中生众民族。



  洪水神话中人类的命运完全由天神决定,而发动洪水的天神几乎毫无例外的是一位男性主神。如希腊神话中的宙斯、希伯来神话中的上帝耶和华、中国神话中的雷公。它说明了什么呢?闻一多先生总结了各民族的四十九个洪水神话后将之称为“洪水造人的故事”。他认为“故事最基本的主题是意在证实血族纽带的人种来源,洪水只是造人事件的特殊环境。”④这一论断堪称独具慧眼。只是他没有进一步指出造人是造什么样的人。洪水神话的起因在于人与神的矛盾。或是人类犯罪,触犯天意,天神以此惩罚;或是人种不良,天神更换人种;或是人与天神如雷公争斗,雷公报复等等。洪水后再造之人显然要不同于前人。只有符合天神之意的人类才能得以保留并重新繁衍。较为晚出的希腊和希伯来神话洪水中的幸存者已经明确是一对男女夫妻。我国各民族的洪水神话中都有妹妹开始拒绝与兄成婚,后通过占卜、滚磨盘、滚筛子、放烟等验证了婚配符合天意,于是成婚的情节。这样,男性主神发动洪水的目的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要毁灭女神们的后裔,以便按照自己男性的意志重新塑造人类。新人类是由一对男女夫妻或兄妹结合而生,这意味着人类婚姻至此进入到一夫一妻制阶段。从群婚到多偶婚到一夫一妻制,人类的婚姻观经历了一次次洪水般的洗礼。这个过程是一个对性的社会限制从无到有、由宽到严的过程。这种改变虽然有出于优生的目的,但更重要的是这种限制有效地改变了“民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状态,保证了对父亲的确认以及亲子的信度。这两点正是父系制社会得以建立,父系血脉得以延续的前提。一夫一妻制婚姻的建立在母系制时期是出于男性们对自身权利的捍卫,与进入父系制社会女性成为弱势群体以后以此对抗于一夫多妻制婚姻的目的有着迥异的社会背景。



  曾经给女性带来无上荣耀、奠定母系制根基的生殖在进入父系制社会后成为了女性发展的桎梏。女神在对人类生活有广泛影响的各种文化起源神话中没有一席之地的现象是传统女性价值观中社会意识缺乏的很好例证。历史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离开了母权制产生土壤的仅仅体现自然本性的、唯生殖性的女性观,难以塑造一个全面的女性“社会人”形象,其结果必然是女性在具有先天优势的人类自身生产的领域中也最终失去了与男性平等对话的权利,仅仅成为男性“种”的传播者。神话中创世者从女神到男神的演变,女神形象从创世大神到生殖神的改变反映了现实中女性地位所发生的重大历史性转折。



  作者简介:叶晗,浙江科技学院社科部副教授,人文教研室主任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日照师范学校